寶寶貝貝~在一起

關於部落格
一個yoyo,一個mini~剛剛好。
  • 127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百公分的高度

杏子:我之所以喜歡開車,是因為只要一坐上車,我就可以變得很普通。

 其實,杏子不知道,每個人都是最特別的,不管是普通人或是身心障礙者。

 

柊二:偶爾想起這個電話號碼就覺得悲哀,那時候妳告訴我的電話號碼,我至今還沒能夠忘記,自從妳不在之後...

有時候,電話號碼所代表的實質意義,往往超乎想像~

 

 

柊二:我撒了一個小小的謊。五月,她,是我曾經戀慕過的人,在我青春結束的時候,從我的視野消失了。一旦想到那時的事,那些想不起來的美好往事就像是做夢一樣讓我感到惆悵。我之所以沒有打電話給她,或許是有些害怕吧!害怕那些景象會歷歷在目,就讓它在我心底遙遠的地方,在心底就這樣“喀嚓”的將它鎖上...

 

如果打了電話,會是什麼結局?

 

 

杏子:我的身體好冷好冷,冷到已經完全沒有感覺,但臉頰上流下的淚卻是溫熱的,很溫熱很溫熱...我才覺得,啊~~我還活著。
溫度對恆溫動物的人類,似乎沒啥意義,就像是呼吸一樣,活著的時候,一切都是這麼自然,直到即將死去的當下,才會體認到什麼叫做『冷』。。。

 

 

柊二杏子火化的那一天,是個萬里無雲的晴天,而且連一點風都沒有。是個適合郊遊的好日子。天空是那麼澄澈、安靜。她的骨灰白細的像砂,還帶著點苦澀。如果真有死後的世界,我想,那一定是在某個人的心中吧?

 

 

編劇
北川悅吏子提到她最初想到要寫一個坐輪椅的女孩子的故事,是從她當了母親開始的。
每當她帶孩子上街,推著嬰兒車時,就不禁想到:孩子坐在車上看到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呢?
於是就聯想到其實坐輪椅也是一樣的吧?
後來,她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坐輪椅的網友,兩人書信來往之後也發現到許多共同點,就是無障礙設施太少了
坐輪椅或是推嬰兒車其實都差不多。於是開始構思一個殘障女孩的故事,但除了這些之外她還什麼都沒想到
那時,她正好與拓哉約了見面,拓哉告訴她很想演一個髮型師,她與拓哉談話時,經由他的話中得到源源不絕的靈感,於是決定寫一個髮型師與殘障女孩的故事,這就是美麗人生故事的誕生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